素人模特,究竟潜藏着哪些深意?
栏目:高端外围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5 10:12

在上个月刚刚结束的 Louis Vuitton 2021 春夏季男装大秀上,品牌男装创意总监 Virgil Abloh 邀请了一批中国本土的素人模特出镜,他们大部分是 95 后和 00 后的时装爱好者和在校生。

 

Louis Vuitton 2021 春夏季男装大秀

不出意料地,对这些模特的使用及其所传递的深意,成为了这场大秀被津津乐道的重点之一。

如今在中国秀场上频频出现的素人模特,其实登上时装周的历史可追溯到 20 世纪 70 年代。

Jean Paul Gaultier 是最早从夜店选角,并让素人模特登上巴黎时装周的设计师;

类似的做法在 1999 年又被 Raf Simons 玩成经典:带着愤怒情绪的削瘦男孩们踩着尖锐的电子乐向观众走来,其中一位故意敞开上衣,露出叛逆的星形大纹身 ——这场秀的部分模特来自柏林某家地下夜店,他们既是服装演绎者,也是设计的灵感来源。

 

Raf Simons 1990 年秋冬季

 

当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将素人模特纳入常规选择后,这股潮流带给职业模特们的影响,以及素人们的工作权益等问题也逐渐浮现。

WWD China 采访了选角导演、素人模特和采用素人的时装品牌,从不同维度揭开“素人模特”的面纱。

Denise Hu 参与过 Balenciaga 等时装品牌的选角工作,她的职责是根据品牌的要求在一群模特中挑选出最适合每套服装的面孔。

聊到素人模特,她侃侃而谈:“奢侈品牌、独立设计师品牌,快消品牌都会选择素人模特。它们有的偏爱具有艺术才华和特殊技能的素人,有的热衷于贴近生活的素人,有的对自带流量的意见领袖情有独钟。相同的是,它们一定会选择懂得如何做自己,并且气质符合品牌基因的人,其中有一部分是设计师生活中的好友。”

 

Balenciaga 2019 春夏秀场上的中国素人模特

除了朋友推荐之外,street casting (街头选角)也是“素人入圈”的主要渠道。

潮流品牌 Inxx 于 2018 年在纽约举办过一场素人与专业模特各半的静态展,初衷是让“流连于街头的人去演绎原汁原味的街头时尚”。

Inxx 视觉总监索索告诉我们:“我们不想千里迢迢来到纽约,还是复刻千篇一律的流水作业。所以我们创意团队在社交媒体上抛出了召集素人的海报,没想到来面试的人多达 200 号,其中还包括在街上玩滑板恰好路过的年轻人。”

索索还补充道,其中一些“素人”在社交网络上已经是号召力极强的 influencer(知名博主),他们在时装周期间持续直播自己演出的视频,让品牌的海外网店销量直线上升。

而全职模特在社交媒体上的表现明显保守,毕竟他们在时装周期间可能要走多达十几场秀,刻意放大某一个品牌的影响力是有失偏颇的。

 

参与 Inxx 纽约静态展的素人模特 Cheekymaa 平时是

一位造型师,在 Instagram 上拥有 19.2k 粉丝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素人都会把做模特当成重要的副业,更多情况下,他们被某次 street casting 选中后,就再也没有下一次机会了。

当然,也有极个别素人在拍摄中发现了自己的天赋,在几次尝试后选择了职业道路。无论如何,就像 Denise 说得那样:

“无论是素人模特、职业模特还是网红,本身都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标签。对于选角导演来说,保持自我的原生态和真实的情绪流露才是宝贵的,因为品牌想要的就是别人没有用过的新鲜灵魂。”

加拿大华裔男孩 Hen 从小就很有镜头感。19 岁时,因为好友推荐,他抱着玩玩的心态走了人生中第一场秀,报酬是当季的衣服。

 

Hen 为品牌 Helmer Joseph 走秀

这次经历打开了 Hen 的“素人模特”之路,他先后在纽约、伦敦、上海旅居,在最前卫的夜店结识当地的“圈内人士”,以便为自己争取更多露面的机会。

因为没有专业经纪的帮助,一切表演之外的事务也需要自己操办,他曾经因为与设计师沟通的失误导致耽误了表演时间,化妆师不得不在他换衣服时草草完成妆容。

经历越多,Hen 越是感受到“素人模特”的不稳定性。如今他一心想成为更好的模特,无论是商业还是专业上都需要更成熟的模特公司来把控。

与 Hen 一样,崔爱晖也曾经是一名“素人模特”,大学期间她主修面料设计,但高挑的身材、具有辨识度的面孔让她逐渐走向职业道路,特别在走过 Balenciaga 大秀之后,各种片约纷至沓来。

如今,崔爱晖已经和前中国经纪公司解约,更多将精力放在虚拟现实艺术上:

 

崔爱晖可能是业内最知名的素人模特之一

“我从没把职业模特和素人模特这个事情分的太清楚,现在时尚圈有几个人不是多栖发展呢?可以成为职业模特,一定是因为他/她的自身条件非常适合这个职业。我也是从素人模特过来的,但不能说拥有更多经验后,我就失去了自己的特色。”

 

崔爱晖为 Balenciaga 走秀

现在她的形象依旧会出现在各大时尚平台上,但她身份已经变成“数字艺术家”,因为她足足用了两年时间打造出和自己长相类似的虚拟人“爱晖 2.0”。

 

“爱晖 2.0”

“启动自己的艺术项目缘于我对职业模特消极的看法。因为年龄等诸多限制,职业模特必须在不适应新规则之前找到其他出路。时尚圈向来是收益至上主义,没有一技之长势必会被市场淘汰。我在伦敦工作的时候,接收到最多的这非常好理解,品牌在启用他们时不仅仅是在展示服装,同时也在吸收流量。”

受到疫情影响,品牌的生存环境越发艰难,有些时候,素人模特的确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在独立设计师品牌 Fabric Qorn 最近两季的画册中出现了一些“素人”面孔,他们有的是品牌主理人赵晨曦的朋友,有的就是他本人。

 

设计师赵晨曦作为“素人模特”

“作为刚起步不久的品牌,选择素人模特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预算有限。我找朋友拍摄的成本可能只是专业模特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我们下一季又邀请了两位素人朋友来当模特,她们共同点是气质独特,有过模特经验但却没有被工作制度模式化。” 赵晨曦说。

当素人和设计师心心相惜的时候,拍摄经历也会格外有趣。

Fabric Qorn 第二季 lookbook 邀请了摄影师的外公客串模特,虽然老年人的身材和服装的尺寸不是非常搭配,时装展现效果稍微弱了一些,但外公真诚的笑容感染了现场所有人,最后呈现的效果也是出乎意料的好。

 

设计师外公成为了 Fabric Qorn 的素人模特

当然,采用素人模特也并非完全没有风险,赵晨曦与素人们都是以口头协议达成合作共识,冗长的法务流程反而显得“比较见外”,但这是建立在合作方彼此熟识的基础上。

但在更多情况下,由于素人模特缺乏对薪酬标准、法律常识的了解,容易在议价的环节严重低估了自己的商业价值;

 

Denise Hu 向我们透露:“早些年听说一个没有经纪公司的模特穿着秀场服装直接回家了,品牌也联系不到任何人。”

这几年大品牌逐渐提高了自我保护意识,任何没有经纪公司的模特都会通过当地的模特经纪公司作为第三方代理以保障合法权益,相互的信任与工作专业度也是考量标准。

 

ANTI-AGENCY

随着市场对多元审美的包容度越来越高,一些主打“个性”生意的模特经纪公司也陆续涌现出来。

在伦敦特色模特机构 ANTI-AGENCY 的主页里,“Talent (人才)”一词取代了“模特”,在介绍页面,“珠宝设计师”、“滑板手”、“作家”、“社会活动家”等职业信息也优于“三围”和“体重”被放在显眼的位置。

这些“人才”的时尚经历完全不输全职模特,从奢侈品秀场到杂志封面,他们的身影无处不在——这恰恰很可能是未来模特行业最普遍的样子,我们不再以刻板印象去给时装演绎者分门别类。

时尚圈也从“小部分人的专属”回归到一门真诚的生活艺术。WWD